婚礼游戏
当前位置:婚俗网 > 婚礼游戏 > 正文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婚俗网 2019-05-24 11:17:43

第四十四章 老首长的病

   现场瞬间寂然无声。

   这场比赛结束的未免也太快了一点,仅仅只是一个回合间,栾城分局这边便是惨白。

   眼看着那跪倒在地,痛苦不已的警员,所有人看向王小勇的目光中都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丝寒意。

   “怎……怎么会这样?”

   最吃惊的莫过于陈荣了。

   陈荣很清楚,他们这边的三人之中,其实张文杰在搏击方面绝对是最顶尖的。

   张文杰本人不算是新人,是陈荣从别的地方挖过来的,听闻以前的时候张文杰曾经在地下拳场里面打过黑拳。

   虽然对于一名警员而言,这算得上是黑历史。

   但陈荣本身就有所背景,再加上惜才爱才,因此费了一番功夫后,总算是将张文杰调遣到了自己的手底下。

   而且张文杰也的确没有令他失望。

   只是经过了短短不到几个月的系统训练,张文杰已经成为了警队之中数一数二的搏击精英。

   这次带张文杰前来就是为了长脸的。

   因而这结果,是陈荣万万没想到到的。

   王小勇余怒未消,转身盯视着陈荣:“怎么?不服气吗?不服气就上来打!打伤了老子给你治!”

   轰!

   这一下直接就炸了。

   郭局也感觉事情有些大条,心道怎么这小伙子最近脾气有点暴躁啊,虽说年轻人火力壮,自己也年轻过,但是这明明是切磋,却闹到了这般地步。

   看陈荣那好像是敢怒又不敢言的样子,郭局心下苦笑,这一次,该如何收场才好?

   就在这时,一直看戏的松老却笑了起来。

   “好好好,精彩,今天真是看到了一场精彩的比试啊,我宣布,这一次获胜的是洛县分局。”

   见松老开口说话,郭局总算是松了口气。

   既然老首长都开了口了,那么这件事也应该就此揭过了。

   王小勇看了松老一眼,对于这个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开国将军,王小勇还是很敬佩的,因而没有再继续追究下去,直接从台上跳了下来。

   至于那张文杰则是被抬走了。

   其实张文杰的内心也是满肚子的委屈。

   他知道,自己算是给陈荣挡枪子了。

   明明是陈荣的不是,却强加在了自己的身上。

   当天中午,县委书记吕梁设宴,宴请老首长。

   只是席间,松老却点名让王小勇也参与进来。

   ……

   看着在座的一众官员,王小勇面色如常。

   如今他获得药王传承已经有了一段时日,可以说这药王传承每日都在改变王小勇的气质以及心性。

   说现在的他是泰山崩而面不改色可能有些夸张,但王小勇在面对官员时,至少能够做到不悲不喜,心如止水。

   这就是源于药王他老人家的超然气质了。

   医者,救死扶伤。

   说高一点,那就是掌控人之生死。

   “呵呵,小家伙来了,坐到我旁边来吧。”

   松老乐呵呵的让人安排了一张椅子。

   “是。”

   在无数人羡慕的目光下,王小勇坦然受之。

   “你可知道我是谁?”

   席间,松老笑眯眯的问道。

   看着眼前这位和蔼的老者,王小勇颇为恭敬道:“知道,您是栾松,栾老将军。”

   “那你可知为何我会来到这洛县?”

   松老笑笑,旋即又问。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了。”

   王小勇迟疑了一下说道。

   的确,按理说像松老这样的大人物,很少回来到洛县这种小县城的。

   这里地处南方,与首都相隔数千里之遥,松老为何会专程来到这里?

   “小伙子有所不知,想当年建国之前,还在和小鬼子干架的时候,这里,就是一处相当重要的战场,当时的松老还是一个排长,就是凭借区区一个排的兵力,硬生生的牵扯住了小鬼子一个中队。”

   闻言王小勇顿时吃了一惊。

   他对于军事了解的不多,但却知道,鬼子的一个中队是至少有上百号兵力的。

   而国内的一个排呢?

   “是啊,那一战,最后只剩下我,还有一个战士,其余的战士都牺牲了。”

   松老唏嘘道。

   听得松老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放下了筷子,神色肃穆。

   “今天我回来,就是去烈士陵园看看老战友们,小家伙,等会儿要不要一起去?”

   松老竟是主动向王小勇发出邀请。

   王小勇稍稍迟疑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呵呵,好,吃饭吧。”

   松老笑笑。

   半个小时后。

   车队出现在了烈士陵园门前。

   烈士陵园建在西山之上,王小勇还是第一次来这。

   一眼望去,山上尽是苍翠的绿色,王小勇凭借目力,很快便锁定了烈士陵园的位置。

   “松老,要不要开车上去?”

   县长凑上来,小声说道。

   “开什么车?那是对过去为祖国奉献的人不敬!”

   松老扫了他一眼,淡漠的说道。

   县长讪讪一笑,退了下去,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松老就在王阳明和王小勇的搀扶下,向山上走去。

   众人前进的速度不尽快,实在是松老的年龄大了。

   如今他已有八十一的高寿,虽说看上去身子硬朗,但这体力终究是有限的。

   走到半山腰时,松老明显有些乏累,并且咳嗽也逐渐多了起来。

   “松老,我们歇息一下吧?”

   在旁的王阳明语气不无担忧的说道。

   “那就休息片刻,唉,我真是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和这些老兄弟一样一同入土。”

   松老自嘲的笑笑,旋即坐在了旁边的青石上。

   而王阳明此时也对王小勇使了个眼色。

   王小勇会意。

   其实一开始他就打算给松老治病。

   所谓行医者,就是以悬壶济世为主。

   尤其是药王这种行走于世间,在医道之中堪比老祖宗级别的人物更是如此。

   像松老这般开国老将军,存在,既是国之荣耀,王小勇不可能让这样一位可爱又威严的老头死于病痛的。

   “松老,我给您瞧瞧病吧。”

   想到这,王小勇笑着开口说道。

   “瞧病?”

   松老一愣,继而看向王阳明。

   之前他就看出,王阳明的关系和王小勇不一般,而且从两人相互的称呼上,松老也大致了解,王小勇应该是用真本事的。

   可就算再有真本事,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论及医术,又如何能比得过王阳明这种浸淫此道多年的医道圣手呢?

   王阳明此时却是苦笑了一声:“松老有所不知,小勇他的医术还要在我之上。”

   “什么?”

   此话一出,不光是松老诧异了,四周一众人等也纷纷向王小勇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十几岁,居然被王阳明亲口承认说自己的医术比之有所不如。

   那么这小家伙的医术究竟到达了何种地步?

   “王老实数谬赞,不过对于松老的病症,我还是有些许把握的。”

   王小勇笑笑,继而伸手搭上了松老的脉搏。

   场内一时间颇为寂静。

   “咦?”

   很快松老就挑了挑眉。

   他突然感觉,一股暖流涌入到了自己体内,并且顺着手臂向上涌。

   暖流所过之处,之前上山为自己身体造成的负担竟然减轻了大半,原本略微急促的呼吸,也逐渐变得平缓起来。

   “又是中弹?”

   片刻后,王小勇微微皱眉。

   将手拿开,王小勇略微思索了片刻后开口说道:“的确有点儿麻烦,弹片残存在体内的时间太长了。”

   “你能检查的出来?”

   松老顿时吃了一惊。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自己的身体了。

   各种三甲医院不知道跑了多少次,中医上,类似于王阳明这样的国医圣手也是为他治疗过多次。

   哪怕是西医凭借仪器,都只能模糊的找到当年弹片残存的位置。

   至于中医,更是要辅助西医所拍的片子,才能大致确定。

   可王小勇仅仅只是号脉就摸出来了,这怎能不让人吃惊?

   “嗯,中弹的话有些念头了,少说也有六十年往上,当时松老应该没太注意,后来糟了寒,以至于这弹片周围有一圈寒气郁结,每当潮湿天,和冬季干燥寒冷的时候,松老您就会咳嗽不断,反而是夏天好一些,我说的没错吧?”

   王小勇笑笑,开口说道。

   “不错,丝毫不错。”

   松老鼓起掌来,继而看向王阳明:“小王,该不会是你事先把老头子的病情透露给了小勇吧?”

   松老对王小勇称呼上的突然转变,王阳明看在眼中,轻咳一声后:“怎么可能,老首长,其实我压根儿就没想到,王医生居然隐藏在一个警队当专属医生,本来我是打算此间事了后给他打电话的,碰上实属凑巧。”

   “原来如此。”

   松老笑着看向王小勇:“小勇啊,我知道我这把老骨头已经没得治了,那弹片已经成了我身体中的一部分,甚至说是一个坏死的器官都不为过,倒是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医术,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为你引荐引荐,去中医院深造,如何?”

   如果说之前众人只是吃惊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有些骇然了。

   松老是谁?

   堂堂栾家的老祖宗,他的一句话,就连国家都要震一震。

   松老亲自为中医院引荐人才?

   这光是想想好像都有些不可思议。

   王小勇闻言也是一怔。

   中医院他知道。

   据说是当前国家中,中医典籍存留最为完整的地方,全天下的中医都挤破头的想要进入。

   可如今松老居然说为自己引荐?

   王小勇的关注点显然不在这。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王小勇是在思索到底答不答应松老的条件时,王小勇抬头,认真无比的说道:“您的病,可以治。”

   “您说什么?当真可以治?”

   一个激动无比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小勇抬头看去,却见一直跟着松老的两名战士中的其中一个直接跳了出来,激动的一把攥住王小勇的手。

   “呃……”

   王小勇一脸懵逼。

   “小猴子,去一边去。”

   松老一瞪眼,那战士顿时就怂了。

   不过刚才因为距离较近的原因,王小勇看的真切,这年轻人很年轻,最多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可这般年龄却能成为是松老的护卫……

   “这小子,是我的一个小孙儿,小勇你不用放在心上。”

   松老笑着说道。

   王小勇这下恍然了。

   扭头看向那战士,王小勇心道,合着这是一位红三代啊。

   “只要你能治好我爷爷,不管什么条件,只要说出来,我栾超说一不二!”

   栾超又认真无比的说道。

   “小勇,之前你说的是真的,我这病症当真还有救?”

   松老颇为诧异的问道。

   其实对于死不死的,松老已经完全看开了。

   主要是这咳嗽起来的确痛苦万分,所以松老想着,如果能解除些许痛苦也是好的。

第四十五章 治疗

   “能治,只不过耗费的时间要长一些。”

   王小勇再次确认。

   松老松了口气,笑道:“时间的长短无所谓,这老毛病已经困扰了我一辈子了,多个几年也无妨。”

   另一边栾超也是兴奋莫名,全然没有了最初到来时那般严肃,此时的他反而像个孩子。

   “几年用不着,不过半年的时间还是要的。”

   王小勇倒不是吹牛,之前他用自己的内气尝试过,虽然效果不佳,却也将其胸腔处所积攒的寒气稍稍驱散了一些。

   其实松老的问题和郭局是颇为相似的,只是松老这边有寒气的缘故,所以比较麻烦。

   但也麻烦不到哪去。

   王小勇估算了一下,只要先将这寒气疏通开来,那么让弹片消失弥尔甚至要比郭局的子弹还要轻松。

   这种很久之前的弹片其所用材料本来就稀松平常,只要内力足够,王小勇甚至可以不用将这弹片取出,而是用内力一点点将之消融掉。

   关于能否做到这一点,药王传承之中有所提及,因而王小勇还是有些把握的。

   “半年?”

   松老一怔。

   而栾超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此话当真?”

   “当然是真的,今天就可以开始第一次治疗。”

   王小勇呵呵一笑,旋即取出了银针。

   那古朴的盒子已经被王小勇收了起来,包裹太乙古针的是一个价值不菲的针包。

   当针包打开,那明晃晃的金针让人一看看去就感觉价值不菲。

   今天的天气不错,否则王小勇断然不会在这野外治病,一旦受寒,对于松老而言病症甚至会加重。

   “松老,您要将上衣去掉。”

   王小勇说道。

   “小勇,松老都是那群小家伙叫的,你就和小猴子一样,叫我爷爷吧。”

   盯视着王小勇那自信的面庞看了好久,松老突然开口说道。

   王小勇闻言一怔,他倒是没多想,直接叫道:“好,那以后小子就叫您爷爷了。”

   其实王小勇真的没有想那么多,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句爷爷有多么重的分量。

   可在场的官员们却是已经看出来了。

   有人交头接耳,也有人暗自思量。

   总之,所有人脑海中都有着不约而同的念头。

   那就是……交好王小勇,不惜一切代价!

   阳光下,金针散发着熠熠光辉。

   其实最兴奋的要莫过于王阳明了。

   这算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王小勇给人治病。

   而且用的还是针法。

   很快,九根银针就遍布在了松老的后心四周。

   “接下来可能会有些疼痛,松爷爷您可要忍着些了。”

   王小勇事先打了个预防针。

   “哈哈,爷爷长这么大,最不怕的就是疼痛,当年小鬼子的刺刀从腰肋捅穿进去,这眉头我都不会皱一下,来吧。”

   松老豪气宗盛的大笑道。

   见状王小勇心下感叹,对松老愈发钦佩的同时,伸手在自己落下的几根银针上轻轻弹了弹。

   每弹一下,都有着一股内力涌入其中。

   哼!

   松老突然闷哼一声,额头上也是有着豆大的汗珠涌现了出来。

   王阳明连忙上前,给松老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一旁的栾超则是有些焦急的踱着步子,还不时搓一搓手,可以看出他的内心是无比紧张的。

   围观的众人大都觉察到惊奇,毕竟王小勇好像也没做什么,之前银针都落下时,也不见松老有任何痛苦,怎么只是简单的一弹之后,就痛成这个样子?

   给松老擦完汗的王阳明一抬头,却是吓了一跳,因为此时的王小勇面色苍白至极,比之当初给万药斋的里梁老板治病时脸色还要难看数倍。

   呼。

   终于,王小勇有些颤抖的瘫坐在了地上。

   “小勇兄弟,你没事吧!”

   栾超眼疾手快,连忙将其扶住。

   “没事,就是有点脱力,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王小勇苦笑一声。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目前自己的身体状况了。

   体内的内气在施针完毕后,可以说是十不存一。

   那寒气的顽固程度有些超乎了王小勇的预料,毕竟是郁结了数十年的寒气,想要凭借这一次祛除太困难了。

   不过耗费了这么多内气,效果终究也是有的。

   松老已经平静了下来,虽然额头上泛着汗珠,但王阳明却看出来了,原本松老的脸色虽然红润,却有一部分呈现出淡淡的铁青色,那便是寒气侵袭之后所造成的后果。

   可眼下松老看上去已经比最初要好很多了,脸色更加红润了一些。

   稍微恢复了一点儿体力之后,王小勇将金针取下,缓缓说道:“松爷爷,这第一次治疗算是完成了,您感觉一下,看看有没有舒服一点儿?”

   松老下意识的站起身来,然后走了几步。

   再众人触目惊心的表情下,松老居然又蹦了蹦。

   “哎哟,老首长,使不得啊,您这身体……”

   县长最先窜了上去说道。

   “去去去,我没事。”

   松老没好气的将他打发走,旋即站定在原地,感受了片刻。

   “诶,好像真的没有以前那么难受了。”

   栾松活了八十一年,从未有一天像今天这般舒坦过。

   自打受伤开始,起初因为身体强健的缘故,栾松并没有当回事。

   可随着这年龄大了,胸腔处的不适也愈发变得明显起来。

   尤其是在这南方的潮湿天,几乎没几分钟就要咳嗽几声。

   而咳嗽的时候,胸腔也是一片火辣辣的,再夹杂着一股诡异的寒气,让栾松时刻遭受冰火两重天的苦楚。

   这么多年来,栾松倒也已经习惯了。

   可如今,胸腔处那种寒气肆意的感觉居然消散了大半,比起之前的难受程度,如今的感觉已经算是忽略不计了。

   看向累瘫在原地的王小勇,栾松神色复杂:“小猴子,真的辛苦你了。”

   八十一岁的栾松这辈子可谓是见多识广。

   因而对于之前自己体内涌入的暖流栾松也略知一二。

   正因为如此,栾松才知道, 那传说中拥有内力的人有多难以修炼,一旦消耗想要补充起来又如何困难。

   “松爷爷说笑了,您可是我爷爷啊,累点儿算什么。”

   王小勇笑着说道。

   他这话没别的意思,就是打算安慰安慰栾松,让他不要因为自己疲累的事儿感觉到内疚和自责。

   “好,好好好,我的孙儿。”

   这一刻,栾松是真的把王小勇当成自己的孙子来对待了。

   又休息了片刻后,王小勇的内气恢复了一些。

   面色虽然依旧苍白,但已经不碍事了。

   栾松再三确认下,这才同意王小勇继续上山。

   直至走到了烈士陵园时,栾松居然都没有再咳嗽哪怕一声。

   王明阳看在眼中,喜在心里。

   看样子老首长的病真的有救了!

   祭拜完了之后,几人下山。

   路上王小勇大致说了一些注意事项,还有关于病情的进展。

   “松爷爷,这寒气郁结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想要完全将其祛除,只一次施针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一次施针估计可以维持三天左右的时间,三天之后我要为您施针第二次。”

   王小勇认真的说道。

   “这样啊,那行,老头子我索性就在这里休息个半年时间。”

   栾松闻言略微沉吟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不行。”

   谁知王小勇却摇头拒绝了:“这边的气候本就比较湿润,对于祛除寒气非但没有帮助,反而有副作用,所以松爷爷您还是回到京城休养比较好,以后每次到了施针的时间,我会前往京城去给您治疗。”

   “这太麻烦了,三天一去,这来来回回的……”

   松老皱起眉头,虽然现在坐飞机飞哪儿都快,可从这里的话,要先去G市,再转航班,到达京城要三四个小时,这一来一回就要至少一天左右的时间了。

   “这好说啊,我到时候开直升机过来接你,怎么样小勇兄弟,你这辈子还没坐过军用直升机吧?”

   栾松的病情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最开心的莫过于栾超了。

   正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且不说这爷孙俩情深,虽然栾超的年龄不大,看上去有时候还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但栾超却很清楚,自己的栾家之所以能屹立在八大家族之首的位置,在军政界都有不俗地位,其实就是因为栾松还在的缘故。

   如今栾松的病症有望治愈,这意味着在十年之内,栾家都会屹立不倒。

   而十年之后的话,栾家的二代人物也早已站稳脚跟,到那时……

   所以对于王小勇,栾超已经完全将其当成自己的八拜之交了。

   “也好。”

   栾松略微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虽说军用直升机属于公家的,但他栾家也有属于自己的直升机。

   闻言王小勇这才回过神来,两人的言论吓了他一跳。

   虽然得到了药王传承,但骨子里的性格让王小勇还是比较喜欢低调的,这要真是来个直升机什么的经常跑来县城接自己,恐怕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出名了。

   这可不是王小勇想要的。

   因而王小勇当即回绝道:“这个还是不用麻烦了,反正我也是无业游民,平时就给局里的人治治病,剩下的也就没什么事儿了,有大把的时间飞京城。”

   怕两人不同意,王小勇又补上了一句:“而且只有前几次治疗会比较频繁,随着治疗次数的增加,之后也就不需要太过频繁的飞往京城了。”

   “真的不用?”

   松老有些责怪的看着王小勇。

   “真不用,到时候让超哥去接我一下就成了。”

   王小勇汗颜道。

   说起来,他还从来没去过京城,京城那么大,要是没人接的话王小勇还真怕自己走丢了。

   “没问题,哥到时候给你接风洗尘。”

   栾超的大手拍着王小勇的肩膀,王小勇嘴角一抽,这丫的力气还真不小,换一个人没有自己这么强健的身子骨恐怕要被直接拍散架。

   在欢愉的气氛中,王小勇与松老等人分开。

   回到警局,王小勇先是叫来了田宇,为其治疗肝癌。

   随后又美滋滋的洗了个澡,蒙头大睡。

   然而没睡多久,王小勇就被电话给吵醒了。

   看了看时间,大概是傍晚七点钟左右的样子。

   电话,是苏然打来的。

   “喂?苏然姐?”

   王小勇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勇,你在睡觉?”

   “嗯啊……”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

   王小勇突然意识到不对,听起来苏然的语气好像有点儿沉重?

   “怎么了?苏然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王小勇顿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睡意全无。

   此时他想着,莫不是那和美化妆品公司的老总狗急跳墙?打算找苏然来报复?

1.上述公开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2.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和完整性;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如发现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