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游戏
当前位置:婚俗网 > 婚礼游戏 > 正文

三个老汉一起弄我小说

婚俗网 2019-05-24 11:03:02

第四十章 大哥你别吓我!

   小曾全然没有了最初的那般气焰,乖乖抱着血压计和听筒跑了过来。

   “记录。”

   王小勇老神在在的端坐在那,心里却是有点尴尬。

   他的字写的丑,所以就不打算丢人了。

   “好。”

   小曾拿起体检表来。

   “昨天晚上,吃了辛辣食物,干活上涌,而且肾水也有所亏空,想来是昨夜……嗯。”

   王小勇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今早你尿很黄,并且没有口渴的症状,眼睛略微红肿,是上火的征兆,不过身体没什么毛病,血压等一切正常。”

   说完王小勇直接摆了摆手:“下一个。”

   “这……这就完了?”

   小曾拿起笔来,却不知道怎么写,闻言一脸懵逼的抬起头,他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完了,不然想怎么样?不如你问问他,之前我说的可对?”

   王小勇双臂抱胸,对他面前已经完全呆滞了的那位警员努了努嘴。

   “你……”

   小曾抬头看向后者。

   “这……你怎么知道的?”

   那警员终于反应了过来。

   看向王小勇的目光犹如在看一只魔鬼。

   他的心里不停狂叫,为什么这人居然连我昨天晚上吃什么?还有干了什么都知道?这家伙该不会是偷窥狂吧?

   可他偷窥我一个大男人干什么呢?

   “呵呵,很难吗?对于西医而言,这些需要详细询问,但中医,不需要,下一个。”

   王小勇淡淡的说道。

   这第一手就震慑住了一半以上的警员。

   排在队伍第二位的警员吞了吞口水,缓步走上。

   “这几天都在熬夜吧?心脏也会有些许不适,再熬夜你就等着心肌缺血吧,其余没有大毛病,下一个。”

   “你……身体还不错,挺健康的,就是最近少吃点油腻的食物,大压有点大,压差也不太正常,不过小心一些没事,下一个。”

   王小勇说话犹如竹筒倒豆子,这体检的效率简直不要太高。

   小曾本来还不信,拉着那个被王小勇说血压高的警察一顿测量,结果真的如同王小勇所说,大压140,小压却仅仅只有七十,这的确有些不太正常了。

   “这这这这……”

   小曾感觉自己的医学观被颠覆了。

   他辛辛苦苦学了好几年,之后又去卫生员实习了两年,这才得以找到机会来到警队当一个卫生员。

   如今他二十五岁,可看自己身旁这个比自己小了有七八岁的少年,小曾突然感觉,自己这些年好像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这尼玛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为何差距会如此的明显?

   小曾感觉有点凌乱。

   随着一个又一个人体检完毕,这才不到半个小时,就仅剩下十个人了。

   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高雯,王小勇难得露出了一抹笑容:“高雯姐。”

   “你呀,今天脾气还真大。”

   高雯见王小勇和自己说话时并无冷漠之意,莫名的心底居然松了口气。

   转瞬她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担忧王小勇是不是在生气呢?

   “手。”

   王小勇适时打断了高雯的思路。

   “啊?”

   高雯一愣,旋即回过神来,撩起袖子,露出自己雪白的皓腕。

   说起来这还是今天王小勇第一次给人号脉。

   片刻后,王小勇突然皱起了眉头。

   “嗯?”

   高雯见状,感觉有些许不妙,连忙问道:“怎么了?”

   她对于王小勇还是无条件信任的。

   “前天,受凉了?”

   王小勇淡淡的问道。

   “这……”

   高雯略微思索了一下,这才想起前天刚好是在市里的那个晚上,天气很差,闷热至极,所以她有些难以忍耐,吃了两个冰淇淋。

   后来晚上的时候凑巧在外面下大雨,高雯当时也不知道是任性还是什么,直接冲入雨幕,一路跑回了家,又洗了个澡,在客厅里美滋滋的吹空调。

   结果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高雯感觉有点儿鼻子不通气,连忙吃了片快克,因为身体素质较好的缘故,很快便康复了,高雯也没当回事儿。

   “好像是……”

   高雯有些心虚的说道。

   “放心,没什么问题,只不过这个月的例假要提前,提前准备吧。”

   王小勇一句话让高雯羞红了脸,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小勇后,旋即便跑开了。

   很快,队伍就只剩下了郭局长和面色有些忐忑的田宇。

   今天的王小勇可谓是火力全开。

   这般体检的手段他们之前闻所未闻,可偏偏效果又十分显著。

   不管王小勇问的是什么,无一例外,全部都说中了,没有丝毫偏差。

   甚至连原因,为什么会得这些病都被看的清清楚楚。

   比如说有一个警员因为喜欢喝酒,得了胰 腺炎,胰 腺炎这种东西在没有发作的时候其实和没事儿人没有两样,可一旦发作起来却痛苦不堪,只能每天挂吊水葡萄糖,却无法进食。

   这警员闻言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被王小勇宽慰,说可以治疗好。

   王小勇也考虑到后者有可能不太相信,所以先让这人去拍片子了。

   如此玄乎的发现病症,让田宇愈发的忐忑。

   不过在他心里,还是觉得王小勇咋呼他的可能性比较大,故意那么说自己的,毕竟他年轻体壮,格斗哪怕是在全局都是数一数二的那种。

   所以田宇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郭局长,你先来吧。”

   王小勇缓缓的说道。

   “好吧。”

   郭局长面色复杂的看了田宇一眼,上前坐在了椅子上。

   这是王小勇第二次号脉。

   没过多久,王小勇的眉头便是稍稍皱起。

   “我也有问题?”

   郭局长心下稍微有点忐忑。

   “身体没有大碍,不过暗伤不少,手臂上有过一处刀伤伤到了筋,后背中过两颗子弹,其中有一颗卡在里面大概半截的样子,只取出了一半,我说的没错吧。”

   王小勇收回手来,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颇有几分医生的味道。

   “你……这你也能看的出来?”

   郭局长彻底是吃惊了。

   比之前王小勇给其余警察诊疗的时候还要吃惊。

   毕竟人家那的确有病症存在,而且都是因为饮食不规律或者其他原因,这些凭借中医的神奇程度或许都能看的出来。

   可他不同啊。

   且不说手臂上的刀伤。

   就说背后的两处抢伤吧,从受伤到现在,已经有七八个年头了。

   当年好悬没挺过来,不过这几年他感觉自己好像恢复的还可以。

   至于弹头的问题,因为那颗子弹卡在了肋骨和胸腹之间,一个十分诡异,却偏偏救了他小命的位置。

   子弹只要再往前面一寸,就会击碎心脏。

   饶是如此,子弹的弹头部位仍然卡在了血管中间,并且因为当时有淤血的缘故,手术非常困难,只能考虑激光切割出半截弹头来。

   多年过去,如果不是偶尔还有些许疼痛的话,郭局长甚至已经忘记这件事了。

   可却被王小勇把脉给把出来了,这怎能让他不吃惊?

   “情况不太乐观,你的另外半截弹头必须早点取出来,因为它在里面已经生锈了。”

   王小勇没有什么透视的能力,却有着内气。

   之前听高雯说过,郭局长以前有受过枪伤,所以王小勇就打算好好为其检查一番,这一检查还真发现毛病了。

   “这样吗?”

   郭局长心下一惊,表面上也是皱起了眉头:“我这子弹头没法取出来了,已经和组织长在一块了。”

   说到这,郭局长停顿了一下,继而身体前倾,同时也稍稍压低了一点声音说道:“你就告诉我,我还能活多久就行了。”

   “三年。”

   王小勇干脆利落的说道:“不过这病我能治,当然,你要是不愿意治我也不勉强,挺费事的。”

   “哈?”

   郭局长表情僵硬,旋即脸上涌现出了一抹极端的狂喜。

   只要能或者,谁会想去死?

   郭局长也不例外。

   他有妻子,也有儿子。

   抛下家庭,撒手人寰。

   如果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话,郭局长才不干呢。

   “真能治?”

   郭局长语气都开始发颤了。

   “嗯,不过别着急,这段时间我准备一下,准备好了告诉你。”

   王小勇点了点头。

   他只需要用内气将郭局长那已经粘连在一起的气血一点点化解开来就行了,内气本身就是天地之本源,化解血气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要稍稍费一些心神罢了。

   “好,好!”

   郭局长激动的说完后,蓦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扭头看了一眼田宇:“他……”

   “是癌症。”

   王小勇轻叹一声。

   “准确的说,是肝癌。”

   王小勇抬头,盯着那边有些魂不守舍的田宇:“你太喜欢吃方便面了吧,这种东西经常吃对身体不好,电视里也常说,你怎么就不听呢?”

   “我……”

   田宇快哭了。

   他现在是真的有点儿害怕了。

   因为王小勇一语中的。

   他何止是经常吃。

   可以说自打进了警校开始,为了更多的时间去训练,然后好从队伍里脱颖而出,田宇的每一顿饭都很仓促。

   之前甚至做过胃镜,不过后来调养了一阵后,他感觉没事了,继续我行我素。

   事实上算上今年,他几乎已经连续六个年头,每天必定会吃上一顿方便面了。

   一来省时间,二来,他也的确喜欢那个味道。

   至于以前看到的什么微信推送吃了几个月吃死人之类的,田宇根本不相信。

   “肝,是人体解毒之所,不要以为方便面没什么,空有热量没有营养的食物而已,偶尔吃上一顿还可以,天天吃,和找死也没什么区别。”

   王小勇轻叹。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急匆匆的人影跑了进来。

   “慌慌张张的干什么?”

   心情复杂的郭局长出言呵斥道。

   却见来人正是之前出去拍片子,说得了胰 腺炎的那个警员。

   只见那警员红着眼睛,来到了王小勇面前,声音甚至带着些许哭腔:“王医生,我这胰 腺炎是不是很难治疗?”

   胰 腺炎有多痛苦,在回来的路上,他特意查了一翻资料。

   那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所以该警员如今慌得一批。

   “没事,不难治,放心吧。”

   王小勇轻描淡写的说道。

   开玩笑,区区一个胰 腺炎而已,而且因为发育的早,也只是化脓了那么一丢丢。

   如果想要惊世骇俗的话,王小勇只需要用内力就可轻易化解炎症。

   “太谢谢您了王医生,谢谢您!谢谢您!”

   那警员直接开始对王小勇鞠躬。

   “好了好了,回去好好休息,等过会儿我开张方子,让郭局给你送过去。”

   王小勇摆了摆手,送走了这警员后,却冷不丁的听到了扑通一声。

   却是田宇跪倒在地:“大哥,你别吓我啊!”

1.上述公开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2.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和完整性;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如发现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